公示

《讽刺与幽默》报社有限公司推荐,下列作品拟选送参加第32届中国新闻奖副刊作品和报纸、通讯社新闻专栏初评。现将选送作品及相关信息予以公示。公示期5天。

作品:

1. 谁在制造“文化垃圾”(讽刺与幽默报7版《众生相》2021年12月24 日 作者:章艳芬  编辑: 岳增敏、韩晓艳、肖承森);

2. 歪批《西游记》(讽刺与幽默报7版《众生相》2021年12月17日 作者: 汪金友、章艳芬  编辑: 岳增敏、韩晓艳、肖承森);

3. 人的精神长相(讽刺与幽默报7版《众生相》2021年3月26日 作者:迂夫子 编辑:岳增敏、韩晓艳、赵一锦);

版面:

4. 笑傲边关(讽刺与幽默报7月30日第16版  编辑:岳增敏、穆兰、韩晓艳)

5. 头版(讽刺与幽默报12月17日第16版  编辑:岳增敏、赵一锦、韩晓艳)

联系电话:65363801

《讽刺与幽默》报社有限公司

谁在制造文化垃圾

章艳芬

几天前从一个废品摊前经过,发现他们收了一大堆成包的新书。拿起一看,是某单位出版的一本工作文集,而且是精装。想当初,编辑、排版、审稿、校对、印刷、装订,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而现在,几百本书,却成为“文化垃圾”,当废纸卖了。

以前也曾遇到一件这样的事情。上边一位领导出了文集,向下推销。正好我们单位有事需要请这位领导帮忙,于是就买了1000本。可拉回来以后,没有人看,只能堆在仓库里。也许,那位领导以为自己的大作已经“畅销全国”。岂不知,最后都被当做废品处理。

当然,这些书花的都是公款。出书者或者得了名,或者获了利。身边人和下边人,也愿意成就这种好事。反正不花自己一分钱,又何乐而不为?只要能让领导高兴,自己就有机会。至于那些书会不会成为垃圾和废品,没有人在意。

公款制造垃圾,私款也制造垃圾。这些年最流行的一件事,就是个人出书。一开始,是有些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的人,积累到一定程度,便要出个文集,以便作为加入作家协会的资本。还有一些人,多年呕心沥血,创作出一部长篇小说或其它作品,想要通过出版,实现自己的作家之梦。

到后来,一些没有能力发表作品的人,也想通过出版,一举成名天下知。于是,有条件出书的人出书,没条件出书的人也出书。而且只要你肯花钱,就有出版机构帮你运作。

很多的诗歌、散文,在书店里摆一年,一本都卖不出去。无奈只得自己推销。有权的用权,有关系的用关系,没权也没关系的用脸皮,好歹都能卖出一些。而那些书的命运,可就惨了。好一点的,束之高阁;差一点的,那就直接扔进废纸堆。

而更严重的“文化垃圾”,不在书刊,不在报纸,而在微信。很多的群里,每天都有几十条甚至几百条新消息,其中有半数以上,都是垃圾。

一类是“震惊体”新闻。什么“刚刚发生”、“最最严重”、“必须要看”、“马上转发”。看似毛骨悚然,实则空洞无物。

二类是“爆炸性”小说。“废物女婿变富翁”、“穷困男孩当老板”、“草根小伙做大官”、“财色兼收奇葩男”,无中生有,画饼充饥。

三类是“跟屁式”胡侃。出了一件新鲜事,就有一万人跟在后边评说。为了赚流量,不惜哗众取宠、互猜乱想、凭空捏造。

四类是“自恋式”创作。有很多的人,天天在微信群里晒自己的作品,或诗词、或书画、或楹联、或感悟。因为味同嚼蜡,点击寥寥。但他们自己,却乐在其中。

五类是“有偿式”造势。有些人把自己的公众号,也变成了赚钱的工具。只要你给我钱,我就帮你编辑、转发、点赞、跟帖。

余秋雨曾经说过:“现在我们接受的大部分信息,都是无用的文化垃圾。”看这样的信息,除了浪费时间,啥用都没有。如果把握不准,甚至还会把你带到沟里。

谁在制造“文化垃圾”?一是急于升迁的人,说是政绩,实是垃圾;二是急于出名的人,故作高深,沽名钓誉;三是急于获利的人,唯利是图,见利忘义。

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只能各自小心,认真筛选。对那些垃圾制造者,一经发现,立刻屏蔽。或者,任你天花乱坠,我自岿然不动。

歪批《西游记》

汪金友  章艳芬

饭后散步,遇一邻居,摇摇晃晃走来,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这哥们儿50多岁,文化不高,但却喜欢高谈阔论。刚想打个招呼走过去,他却一把拉住我说:我有个重大发现,这《西游记》,存在着严重的政治导向问题,应该赶紧下架!

我一愣:《西游记》能有什么问题?

他立即反驳:怎么没有问题?听我说,你就明白了。

第一、丑化大唐

东土大唐,是多么伟大的国家。天下一统、万国来朝,选贤任能、知人善用,经济发展、社会安定,武功兴盛、文教复兴,民族融合、边疆稳固,英雄辈出、人才遍地,百姓生活幸福,科举制度兴旺,还开发了丝绸之路。光是有名有姓的诗人,就有2500多位。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李商隐,多得数不清。还有画家吴道子、阎立本、周昉、李思训,还有名将李靖、苏定方、薛仁贵、郭子仪等等。

而在《西游记》里,看不到发展的成就,看不到盛世的英雄,看不到鼓舞人心的正能量。通篇上下,到处都是妖魔鬼怪。有人数了一下,整个《西游记》中,写了87个千奇百怪的妖魔。什么白骨精、玉兔精、蝎子精、蜈蚣精、狮子精、琵琶精、老鼠精、狐狸精、蜘蛛精,还有牛魔王、九头虫、银角大王、黄眉大王等。

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多妖精吗?完全是《西游记》的作者凭空想象,恣意杜撰,颠倒黑白,以达到抹黑中国、丑化社会的目的。

第二、崇洋媚外

中华民族的文化经典,可谓数不胜数。不仅有《诗经》、《书经》、《礼经》、《易经》、《乐经》、《春秋经》、《道德经》、《黄帝内经》,还有“儒家学说”、“道家学说”、“法家学说”、“兵家学说”、“纵横家学说”、“农家学说”、“茶家学说”等。

而《西游记》里的这几个人,放着中华民族的宝贵经典不学习、不研究,非要跑到西天去取什么“真经”。难道中国的经都是假的吗?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就是总觉得外国的月亮圆,所以哪怕千难万险,也要把国外那一套引进中国。

第三、任人唯恶

孙悟空在学艺的时候,就犯过抢劫罪,抢了别人的衣服和船只,后来又抢了东海龙王的武器。接着组织黑恶势力团伙,占山为王,独霸一方,横行山里。玉皇大帝给他安排了一份工作,他又寻衅滋事,冒犯天规,偷吃仙桃,大闹天空。本来已经被判无期徒刑,压在五行山下。作为取经团团长的唐僧,却偏要带他出国旅行。

猪八戒问题更大。虽然出身“天蓬元帅”,但因调戏霓裳仙子,被贬下凡尘,投了猪胎。后来又在高老庄强娶民女,犯了“强奸罪”,按律应判十年以上。而唐僧来了,竟将他的罪责一笔勾销,招为取经队员。此后贪吃好色,搬弄是非,制造了不少麻烦。

沙僧和白龙马,也都犯过严重错误。

搞不明白,堂堂大唐,有理想有才华有武功的青年才俊多的是,而看似一本正经的唐僧,为什么专门挑选和重用这些劣迹斑斑的怪“人”?

此外,《西游记》还存在着严重的歧视妇女问题、白吃白喝问题、乱杀无辜问题、破坏环境问题等。

我耐着性子听这位醉客说完,然后告诉他:《西游记》是一部浪漫主义小说,像你这样上纲上线,小说还有法写吗?人们还有法活吗?

说完,我一甩手就走了。

人的精神长相

迂夫子

一个人,应该有两幅长相:肉体的和精神的。可惜的是,生活中人们更关注肉体长相,而忽略精神长相。现如今多数人都是颜值控,爱以貌取人,别的且不说,单看影视剧里那些流量小生的拥趸之众就知道了。帅哥美女养眼,喜欢他们,无可厚非,但不能走极端。比如有人看影视剧,只关注角色丑俊,不管人好坏,“只要反派长得好,三观跟着五官跑”,这就有些不妙了。让人想起看香港83版的金庸武侠剧《射雕英雄传》,有女孩子特迷杨康,眼里只有他的帅,没有他的坏——似乎只要长得帅,即使卖国求荣,认贼作父也是可以原谅的——这是颜值控走了极端,“三观”被“五官”打败了。

人人都想有一张姣好的面容,然而这事不由己,DNA说了算。不过也有例外,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只要兜里有大把的银子,完全可以去整容,一刀下去,无盐变貂蝉也是有可能的——当然,要祈祷遇到好医生,否则满脸车祸现场就糟糕了。可是妙手回春的医生的手术刀也只能改变一个人的肉体长相,并不能改变精神长相。若要改变一个人的精神长相,我以为首选是读书。这世上如果有一样东西是别人抢不走的,那就是读进头脑里的书,不但别人抢不走,而且还会在人体内发生奇妙的反应,让人变得平静而又谦和,聪敏而又睿智……与这样的人相处,你仿佛就是在阅读一本经典书籍。

所居城市有个很有特色的小书店,我有时爱去那里淘书。书店很小,到处都堆满了书,过道逼仄,两个人错不开身。书虽多,但并不凌乱,且书的品位都很高。店主人40岁开外,平头短须,举止优雅。他多数时间都静静地坐在收银台看顾客选书,眼里满是柔光。如果你选了书,拿在手里,还不打算立刻结账,他会适时走过来帮你把书放在收银台。结账的时候,他用双手接过你递上的书卡,结完帐又双手捧过来,还不忘恭维一句:“这本书很好。”他的谦恭,毫不做作,没有向衣食父母卑躬屈膝的讨好,只有从骨子里对读书人的尊重。他的相貌,最普通不过,走出书店就会在我的记忆中模糊了,但是他的优雅与谦恭却始终烙刻在我的心中。我相信,他一定是与书相处的久了,精神长相就变了。

想起已过世的作家林清玄。据说有许多文艺女青年去拜访他,有的见完就哭了,也许是因为文字里的林清玄和实际的差距太大了,让“好色”的粉丝大失所望。但就是这身高仅一米六八,长相犹如达摩祖师的林清玄,却通过质朴、清新、充满禅意的文字让我们领略了人间的美。他的散文,诗意地流淌着的悲悯情怀,更是感动并抚慰了万千读者。林清玄的长相真的平平无奇,甚至有些“丑陋”,但是他的书却滋养了成千上万的读者,让人们在他的文字里找到了归宿,寻到了世间的大美。若论精神长相,我觉得林清玄是最帅的。

很多时候,人们对镜叹息,为自己的长相着急,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焦虑,一个人更应该多照一照自己的精神长相才对。与其涂脂抹粉,磨骨抽脂,不如去读书,因为一个人读过的书,都会在他的身上有所体现,“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绝对能改变一个人的精神长相。通过读书来给自己的精神长相美容,是世上再轻省不过的一件事了——当然,你更应该选择做好人或做好事,因为一个好人,即使丑也是美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