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对新中国漫画的两次推动

《人民日报》对中国漫画的两次推动,以第二次最为有力并影响深远。她的成果是留下了一份《讽刺与幽默》报,至今已将近43年的历史了,成为了中国漫画史上最长的漫画专刊。

文|刘曼华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漫画也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人民日报》作为党的首要宣传媒体,对中国漫画的发展起了两次很大的推动作用。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7月抗美援朝开始,中国的漫画家们用手中的画笔积极的投入到了这场战争中,1950年11月12日的《人民日报》上刊登了《北京漫画工作者发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宣言》。漫画家们利用漫画的宣传作用,创作了大量的“抗美援朝”的漫画,并掀起了一个漫画创作的高潮。1951年出版的《人民美术》杂志第六期,刊载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艾中信的一篇题为《抗美援朝运动中的漫画》的文章,其中有如下文字:“为了提高漫画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在这次抗美援朝漫画工作中,《人民日报》所领导的漫画工作室经常在时事发展,政策思想上帮助作家,并随时反映读者的意见,这于工作的进步是有很大意义的。”此时漫画得到了党报的如此重视,并以工作室的形式进行创作。

华君武在他的文集中写到:“过去我们的党报是很重视时事漫画的,无论是在‘国统区’的进步报纸或是‘解放区’的报纸都经常刊登时事漫画。那个时期《解放日报》的总编和副总编陆定一、余光生都亲自抓漫画……进城以后到人民日报社,当时的社领导,从范长江到邓拓都很重视漫画。”

近日读到方成先生的一篇《〈人民日报〉对中国漫画发展的影响》的回忆文章,恰似是对当时的描述,文中说:“年纪大的漫画作者,常以崇敬的心情想到人民日报社前社长范长江同志。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位重视漫画的社会作用的就是他。在他的提倡和鼓励之下,全国报纸开始普遍发表漫画。那时正是朝鲜战争爆发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和以美国为首的多国军队作战。那时我还在北京新民报任美术编辑。漫画家在北京的有华君武、叶浅予、张光宇、丁聪、张仃、钟灵,那时可能还有张谔。范长江同志常约大家到他的办公室,讲朝鲜战争和战场上的情况,有时夜间派车来接。大家在他的鼓励下,都针对战争敌方作抗击性的漫画,向群众宣传。我开始作的漫画就有在他的办公室里画的。这些画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各地报纸就转载,登的都是我们的这些作品。”社长范长江的办公室或许就当时艾中信先生文中提到的“漫画工作室”。社长夜间派车去接漫画家连夜创作,《人民日报》对漫画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1950年8月12日发表于《人民日报》方成/钟灵画

抗美援朝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为了国家的利益,需要全国上下同仇敌忾,需要漫画的宣传性和战斗性,《人民日报》报一马当先,充分地将漫画的这两个特性发挥了出来,并在全国起到了领引作用。方成在回忆文章中写到:“人民日报发表漫画最早,也最多,影响及于全国。”不仅如此,五十年代的《人民日报》还刊登了不少漫画理论及对漫画讨论的文章,如王朝闻的《关于时事漫画》刊载于1950年11月18日;《上海〈解放日报〉开展关于讽刺画的讨论》刊载于1951年7月17日;方成的《漫画中的不恰当的比喻》刊载于1951年7月27日。可见《人民日报》不仅是重视漫画的发表,还重视漫画理论的建设。这些举措对新中国漫画的全方位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这是《人民日报》在建国初期第一次对漫画的重视与推动。

《人民日报》对中国漫画的第二次推动始自1976年底。此时十年动乱刚刚结束,百废待兴,漫画也一样。据英韬先生的回忆文章《〈讽刺与幽默〉诞生前后》记载: “一九七六年底,为了推动批判和清查运动的深入开展,当时的党中央领导授意人民日报领导人迟浩田、胡绩伟两位同志,要人民日报把批判“四人帮”的漫画编印成册发送全国。经过紧张的组织工作,两本《除四害》漫画于一九七七年一月和三月先后出版问世(图3),印了十多万册由人民日报免费发往各省市。”以正式的出版物出版漫画,在正式的出版物上消失了十年的漫画,由此开始了复苏。这两本《除四害》漫画画册的发行,在全国各地被复制、张贴、展览,在全国人民对“四人帮”的声讨中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由于《除四害》漫画集的影响巨大,虽然是由中央授意,但由人民日报编印,这就使漫画恢复到报纸上成为可能。据英韬先生回忆,一年以后,他们再次编辑了一个漫画整版,上报中央宣传部,得到了批准,漫画专版发表在了一九七八年六月四日的《人民日报》上,结束了十年来报纸上不能发表漫画的局面。

前辈们并未就此止步,为“创办一个人民日报漫画副刊方案开始酝酿了”。一九七八年底,党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号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也给漫画的发展创造了一个宽松的政治环境。经过人民日报文艺部与当时全国美术创作展览工作小组充分讨论和人民日报社领导的同意,成立了由华君武、江有生、江帆、田钟洛、英韬、姜德明六人组成的编辑组 ,“并于当年十一、十二月份编印了两期试刊分别送有关单位、漫画作者和部分读者,广泛征求意见,得到了各方的赞许和支持。”英韬先生的回忆文章中还记载:“一九七九年一月五日,把出版漫画增刊的计划正式报中央宣传部……三天后,一九七九年一月八日中央宣传部胡耀邦同志、新闻局朱穆之同志批准了报告:同意你们办这么一个副刊。事情进展顺利,一九七九年一月二十日,人民日报漫画增刊《讽刺与幽默》正式创刊了。”由此开创了中国漫画史上一个长达十余年的繁荣期。

《讽刺与幽默》报的创刊标志着漫画在中国的正式解禁,被冰封了十余年的漫画开始解冻了。在其带动下,全国各地大大小小报纸都开始发表漫画,不久便发展到漫画专栏和漫画专版。漫画作者队伍也空前壮大,如今很多知名的漫画家都是那时成长起来的,漫画学会一类的学术组织也纷纷成立。能有这样一个漫画繁荣的大好局面,是漫画前辈们不懈努力的结果,更是与《人民日报》的“破冰之举”分不开的。这是《人民日报》对中国漫画的第二次推动。

《人民日报》对中国漫画的两次推动,以第二次最为有力并影响深远,其成果是留下了一份《讽刺与幽默》报,至今已有42年的历史了,成为了中国漫画史上最长的漫画专刊。虽然现在因各种主观的和客观的因素造成了中国漫画的低迷,但《讽刺与幽默》报依然在发展着。这张在《人民日报》旗下的报纸,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报纸的存在。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副主任

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副会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