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酒成就了诗人,还是诗人成就了酒?

图|陈岱青

这几天一直在读李白的诗篇,可脑海里始终盘旋的却是苏轼的“诗酒趁年华。”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茶和酒不断被各代文人墨客提及,不仅形成了独特的茶文化、酒文化, 也留下了很多有关茶和酒的诗词画作。 

如果说茶是一位小清新,酒就是那个江湖中人,万丈红尘三杯酒,带着一股豪气,与古代文人, 演绎了一出出传奇故事。 

李白斗酒诗百篇,不知道是李白成就了酒,还是酒成就了李白。于是有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有了“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这些,是属于李白的诗酒人生。 

“偶得酒中趣,空杯亦常持。”“对酒逢花不饮, 待何时?”相比李白的嗜酒,苏东坡更多的是把酒当成一种生活意趣。他喝酒,却适可而止;他酿酒,还写总结作记录。或许,酒只是苏轼一生起起伏伏中的一份慰藉罢了。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作为一名奇女子,李清照也是爱酒之人,她词中的酒,有青春时的欢快,也有南渡后的惆怅。对李清照而言,酒或许就是那个情感的出口。

“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酒意正浓时,脑洞大开,灵感如繁星点点,想象也开始了自由驰骋。于是,一首首名篇,一篇篇佳作就这样诞生了。

千般饮酒,万种心绪。酒,作为中华民族的一种文化,不仅在物质上,也在精神上。它见证了几千年的文学艺术,见证了一代代文人墨客的诗酒人生。所以,饮酒不仅是饮酒,更是在饮文化、品人生。

文章|钟旭芬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