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只鸵鸟

图/刘健

北宋大臣富弼第一次出使契丹时,路上接到家书,说女儿夭折,心中悲痛。第二次出使契丹时,家书说夫人生了一个男孩儿,心里非常高兴,但也不能回家祝贺,很是焦急。从这以后,他只要出使在外,收到家书一律不拆开就烧掉了。左右疑惑不解,便向他问原因,他说:家书固然重要,但如果看了,平白又增添许多忧虑,还是不知道的好。

吕蒙正刚调到京城时,就有人在背后说他的坏话。吕的部下替他抱不平,一定要去查个水落石出,他赶忙阻拦说:我的襟怀不宽,如果知道了这个人是谁,就会一辈子记住他的不是,那就可能会少一个朋友,多一个敌人,还是不知道的好。

米芾酷爱古人字画,有人为托请他办事,特拿来一幅珍贵字画相求。画在他家里放了三天,他连看都没看一眼,又命仆人归还。仆人不解,米芾解释说:不看的话,我还可以当它是赝品来自我安慰,如果打开后,我爱不释手,忍不住要收下,那岂不是要坏我的官声了?还是不看的好。米芾立志要做个好官,但他深知自己拒腐蚀的定力不够强,所以,干脆也当一回“鸵鸟”,眼不见就不动贪念。

在京剧《打金枝》里,唐代宗跟自己的儿女亲家、大功臣郭子仪拉家常时,有一句语重心长的经验之谈:不痴不聋,不做家翁。他的意思是说,作为长辈,对子女的有些事最好不知道、不关心,保持各自的私密空间,这就叫眼不见为净。

相反,知道的太多,未必就是好事。经过一番明争暗斗,雍正登基后,立即把家里那些参与他秘密活动的仆从聚在一起喝酒,统统都毒死了,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得太多。夜郎的国王本来过得很舒服,觉得自己国家很大,可是和汉朝的使者一谈话,才知道自己小得可怜,卑微之极,幸福指数立刻降到了负数。

现实生活中,那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往往活得很累,心为形役,疲劳不堪,因为他们看了太多不必看的事,听了太多不必听的话,知道了太多不必关心的活动,结果是杞人忧天,自寻烦恼。反倒是那些不理闲事、眼耳“闭塞”、心无挂碍的人,生活得轻松愉快,幸福指数颇高,“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有人说这是“鸵鸟心态”,那就做一只快乐的鸵鸟吧!

文/陈鲁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