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语新话

文/于文岗    图/苏凝

社会发展,语言也发展。阿谀奉迎恭维等媚语,说白了就是马屁话,也有了新产品。
 
见面打招呼全是“领导好”,主要负责人全是“大领导”,走进企业全是“某某总”,发言称谓全是“尊敬的”,电影演员不叫演员而称“影帝”“影后”,歌手也不惜称“天王”,这星那星一概都是“巨星”,学者不管做不做学问也言必称“大师”。
 
女必美女,男必帅哥,不美不帅“主要看气质”。老了也不说老了,女称“风韵”,男道“沧桑”。有问题、有缺点不叫不好,叫
“不是很好”;不成熟不叫不成熟,叫“不是最为成熟”;大桥跨塌不叫垮塌,叫“侧滑”;经济下降不叫下降,叫“负增长”;差距也不叫差距,叫“提升空间”,问题多、差距大称作“提升空间还很大”。凡此种种,五花八门。好像世间从此没有了“不好”,没有了矛盾和问题。人,特别是官场、职场中人,也都没了缺点,成了神仙。
 
老子曰:“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大意是:诚信的实话未经加工所以不美妙动听,而词藻华美的言辞往往不真实不靠谱,是谓“雅含虚伪,俗含真理”。
花言巧语掩盖不了丑陋的事实。正如单口相声《巧嘴媒婆》讲的那个故事:一个财主家的闺女豁嘴子,一个有钱的小伙子没鼻子。媒婆轻描淡写的跟小伙子说“姑娘哪儿都好,就是嘴不好”。“嘴不好”这话在北方通常指爱骂人、传闲话。小伙子说“不好就不好吧。我没鼻子,不能太挑拣了!”媒婆又找财主婆说“这小伙子哪儿都好,就是眼下没什么”。这话,通常人理解:这小伙子现在很穷,没产业。财主婆做梦也想不到,眼下没什么,是没鼻子……以这个故事喻张口闭口阿谀奉迎恭维媚语者,似乎再恰当不过。
 
其实,说者与听者都心如明镜,所谓“不是很好”、“不是最为成熟”等等,都只不过是掩耳盗铃,事物原本啥样儿还啥样儿,绝
不因媚语动听而有丝毫改变。除了满足受听者虚荣、让世人感觉庸俗、假惺、肉麻和败坏世风外,毫无益处。不仅如此,媚语还媚去了世人当有的原则立场,媚去了价值判断的准则尺度,媚去了事物本来的是非优劣,也媚去了言者的人格操守,特别是媚去了及时发现问题、修正错误的时机。
 
从人性上说,媚语是媚骨生出来的。虽然根除媚语实非易事,但清扫一下马屁媚语,不让媚语影响世间,尤其是官场职场的是非判断与视听,却是可以而且必须做到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