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中国动漫IP,讲好中国故事

4月20日,由人民日报社《讽刺与幽默》报主办、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协办的中国动漫产业创新融合高质量发展研讨会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举行。来自全国政协、人民日报社、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外文局、中国动漫集团、长安动漫集团、浙江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北京科技大学、中国少年儿童艺术基金会、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等单位的多位领导和专家学者出席了研讨会,并就中国动漫如何实现创新融合高质量发展展开深入的研讨。

做好中国动漫IP,讲好中国故事

人民日报社原副社长、中国报业协会理事长张建星认为,动漫产业的高速发展首先得益于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文化需求也随之变得更加多元化,审美的边界在不断拓展。此外,互联网的普及降低了传播门槛,动漫的消费者不断增加,这样的发展形势也在倒逼着内容供给提高质量、扩大规模。目前我国开设动画类专业的高校就有360余所,有近千家国家认定的动漫企业,我国动漫产业的生产实力得到了稳步提升,类型和题材也日趋多元化。


动漫产业的发展更离不开国家的大力扶持。《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中指出,要加快发展动漫、游戏、创意设计、网络文化等新兴文化产业;支持原创动漫创作生产和宣传推广,培育民族动漫创意和品牌。国家对动漫产业发展给予的政策引导和扶持,也吸引了资本和头部视频平台进入产业进行布局,使得动漫产业进入了相对良性循环的发展轨道,成为极具生机和活力的新兴文化产业。

文化部原副部长、国家博物馆首任馆长潘震宙认为,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这是一座“富矿”,值得好好挖掘。内容就是故事、故事就是内容,讲中国故事就给作品提供了内容,但此中要有文化、有精神。精神是灵魂,技术是翅膀。好的故事内容、好的创意借助现代科技的翅膀飞到全世界各地。这就是内容为王,一定要在这个方面要下功夫。


中国少年儿童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认为,动漫是少年儿童最喜欢、最乐意接受的艺术表现形式。很多优秀的动漫作品伴随着孩子们的成长过程,并且参与了他们的人格塑造为品格养成。中国能够培育出一个走向全球的动漫品牌非常不易,对这样的民族动漫品牌我们要倍加呵护。中国制造走出去的产品已经非常多了,但中国的文化品牌特别是动漫品牌能够走出去的屈指可数。阚丽君建议中国的动漫企业要加强学习,补足短板,要处理好内容与产业的关系,把握内容产业的意识形态属性和娱乐属性的关系;处理好古与今的关系,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打通中西,建立自我,成就超我。

努力营造良好的动漫产业生态

中国动漫集团副总经理陈学会认为,动漫产业的高质量发展是供给推动型、而不是消费拉动型。必须坚持创新理念、实现融合发展、高质量发展。创新大家都在讲,但是有几个方面创新:包括理论创新,需要系统性、规制创新,对于政府的管制要实现政策创新、法规创新、包容创新,市场创新包括技术、资本、模式、业态等等,国际化传播创新,传播出去,需要改革创新。

国务院十部委发展扶持中国动漫产业联席会议专家委员会负责人、长安动漫产业集团董事长李扬认为,中国动漫产业上下游行业之间没有形成良性循环,仍然处于各自为战、群雄逐鹿的状态,资源分散没有形成合力、动漫企业盈利水平低、动漫产品和知识产权保护情况很不理想、中国动漫产业整体上规模小、专业分散、研发能力弱、竞争能力差。如何正确地对待动漫?他认为要形成科学合理的产业政策,不能忽冷忽热,也不能搞雨露均沾式的“扶持”,必须按照产业自身的规律去打造良好的动漫产业生态。


浙江大学影视与动漫游戏研究中心主任盘剑教授认为,动漫产业要想真正的做大做强,不仅仅要做一个产业,更应该做一个产业生态,只有把产业生态建立起来,动漫产业才能真正的做大做强,日本和美国在产业生态方面都是这么做的,我们没有做好。首先是顶层设计,顶层设计是设计生态,要改变原来的只把动漫当成艺术和只把动漫当成一个产业的观念,动漫是由一系列产业所建构起来的新型产业生态,顶层设计要充分树立这样的观念,并且出台相应的政策。到目前为止国家对于动漫的扶持一直以来是扶持原创,实际上不应该仅仅是扶持原创,而是要扶持产业链和产业生态,仅仅扶持几个原创的企业是不够的,顶层设计的观念、政策、决策要有所转换。


中层设计是设计产业,包括资源、布局、路径和相关措施,比如动漫企业的认定,现在也只认定原创企业,整个产业是逐利性的,哪里有利润就往哪里钻,如果只认定原创企业,所有的相关企业都做原创了,能做不能做都去做了,其实可能他做其他方面更合适,就是因为没有相关政策,中层设计如何根据顶层设计来布局整个产业就很重要。


动漫产业有一个产业链,产业链大头是在后面的衍生品的开发,但是很多企业衍生开发并不好,就是缺少了动漫衍生品设计的人才培养。我也关注奥飞,奥飞是做得非常好,大多数动漫企业都是先做作品、然后做产品,奥飞是反过来的,是先做产品然后再做作品,为什么奥飞做得好,我觉得跟他们反向的模式是有关的。


具体到基层设计的时候,现在非常缺乏衍生产品开发的能力,为什么缺乏这样的能力呢?就是因为缺少真正的能够设计衍生品的设计者,缺少把工业设计和艺术设计结合起来的设计人才,这方面人才的培养是动漫产业发展非常需要的。

努力推动优秀的中国动漫作品走出去

国家外文局原副局长方正辉从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角度解读了中国动漫走出去的价值和意义。他认为总体上讲,我们有影响力的文化产品供给仍显不足。动漫企业国际化发展既是国家战略,也是企业内在的需求,奥飞娱乐的产品能够在150多个国家落地非常了不起。优秀的动漫作品应该是深刻的思想与有趣的表达的完美结合。所有经典的动漫作品,不仅孩子爱看,成年人也很喜欢,好的动漫作品不仅好笑,而且蕴含了深刻的思想内涵,动漫是需要思想性的,我们切忌认为动漫就是给孩子乐呵乐呵;动漫是拒绝贴标签的,也不能让动漫作品有不能承受之重,关键是要讲好故事,讲一个有温度、有人文关怀、能引起人们情感共鸣的好故事。


奥飞娱乐集团总裁兼嘉佳卡通总经理何德华说,作为第一家登录A股的中国动漫企业,奥飞集团的原创动漫作品已经发行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电视媒体全年总播放时长已经超过100万分钟,在全球的网络视频累计点播量不断刷新纪录。目前奥飞娱乐已经成功打造了喜羊羊与灰太狼、铠甲勇士、巴啦啦小魔仙等全国小朋友耳熟能详的经典IP。这些IP形象,结合我们拥有的超过5000个产品专利、打造出了数万个畅销全球的动漫衍生产品,这些衍生产品涉及玩具、文具、服装、日化用品等各个消费类产业,累计拉动的周边产业总值达到上千亿规模。


何德华认为,动漫不能只是单纯的娱乐表现形式,更应蕴含中国优秀文化传承和教化意义。在过去的创作和制作工作中,奥飞也曾有过犯过一些错误,有过一些深刻教训。如何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利用好中国的文化资源讲好中国故事,如何更好地利用动漫沟通中国和世界,我们深感所掌握的知识与积累还有欠缺,今后要在专家的指导下做好功课,向社会贡献更多既有中国风格又为全世界所喜欢的优秀动漫作品。

优秀动漫的作品要展现价值观和美好幸福的生活

全国政协丝路规划研究中心办公室副主任徐志强认为,中国动漫有三个使命:一是,如何让中国和世界的儿童笑起来;二是,如何让中国和世界的儿童玩起来;三是,如何让中国和世界的儿童健康的成长起来。这是时代给中国动漫出的三道考题。


北京科技大学研究员李艳艳认为,优秀的动漫产品都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它有价值观,它能够提升孩子们的人格、能够教孩子们如何参与社会、做一个社会的合格公民,这是任何一个文化产品所应有的境界。我们的文化产品走出去的时候也要符合它的思维逻辑,就是开放性。在动漫人物设置的时候需要留出足够的想象空间,主体是需要一定的开放程度的,他的出现和后来的发展肯定有变化的过程,而不是一成不变的,儿童成长是一个过程,伴随他的动漫人物也需要有成长的过程。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李剑平说,最近看了很多网剧,觉得制作越来越好、投入也越来越大,但是网络剧的一些技术也是大量的玄幻、魔幻、古代的题材,真正能够展现中国人精神面貌的确实不够。要做到古为今用,古代的所有资源和元素要为今用,用今天的眼光、今天的方式、用今天的故事来进行表达;洋为中用,就是借鉴国外的理念,甚至有些国外题材直接改编成中国的故事,把这些作为中国原创动画作品来使用;作品展现了美好的幸福生活,展现了幸福生活就已经展现了人类的价值观。


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齐大辉教授说,中国有4亿多个家庭,小孩3岁以前基本上是家长带的,家长教育是国民素质的源头、家庭教育的基础、学校教育的桥梁、党政工作的抓手。动漫在家庭教育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动漫对孩子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这个“化”力量是很厉害的,在家庭教育、家庭文化、家风传承方面的作用很大。讲好中国故事,传承优秀的传统文化,动漫企业可以大有所为,这个市场非常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