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控烟令”可行性研究

2015-06-05 12:34:00 讽刺与幽默报 文/齐世明 分享
参与

  这天儿忒热!甭管嗓子眼儿、肺管子,吸进来的都是一股火辣辣。此际,“吸烟大国”的烟民们还能将“吞云吐雾”视为享受么?不用说,广大被动吸烟者更有一盼。好了,6月1日起,北京开始施行新的控烟条例。

  顺民意,好事。这可能类似天下最难办的事,能否坚持监督实施?不过,读读这一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条例规定,凡是“带顶的、带盖的”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100%禁烟!咂摸咂摸,味道不太对。不是珍馐,品甚味道?那就从笔者的“经验记忆库”里,随意点出一纵一横两个“坐标”,进行一番“最严控烟令”可行性研究。

  “纵”的自然是历史。

  上世纪末,笔者所居之辽宁提出“整顿交通秩序”,有几个城市几位“大嘴”张口就叫:自行车乱停乱放不行!全市骑车的都上牌照,专人抽查!其时,小轿车已入百姓家,他却要严管自行车,自然闹得鸡飞狗跳,不久便成了佐餐的笑料。

  “横”的嘛,同样是北京。北京市综合整治“乱吐(痰)乱扔(废弃物)”现象,也属于“历史事件”了。仅本世纪,就数发“红黄牌”,重申“禁止”,强调“重罚”,罚款数也从20元“进步”到50元。 类似的条例呀规定啊,在大江南北“不迳而走”,长城内外的各界人士也频频叶槽。结局如何,众目睽睽,恐怕连执行人自己都要哑然失笑了吧?

  回到北京“最严控烟令”的可行性研究。在一个电梯里抽烟都缺少阻拦的国家,不仅要在传统的“吸烟区”——餐馆禁烟,还“要求全面”,连氛围营造“洋范儿”以适宜烟民们的夜总会、酒吧亦划入“禁区”,这有没有现实的可操作性呢?若称此类一刀切的“禁令”很“天真”,“帽子”的号码是否合适笔者不知道,但笔者知道,此前“严厉度”稍逊的“禁烟令”颁发过不止一道,到最后烟民已闻之莞尔了,而今随处吸烟同随地吐痰这一“国吐”已远涉重洋,成了中国游客的“标配”之一。

  北京新“禁烟令”如何执行不悖、落地有效呢?“深圳做法”或为一鉴,应明确隔离可吸烟、不可吸烟区域,而且,监督要坚持、有效到位。对此深入探讨,可以启示人们,在制定法规条例时应因地制宜,量力而行。

  中国没有进入“有钱就是任性”的空间,同样,中国也告别了有权即可率性的时段。此时,无论建章还是办事,如果不虑实际,率性而为,那么就很可能陷于“执行忒难”的尴尬境地。那可要避免出现马三立老先生的名段:逗你玩儿……

责编:张慧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