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空饷 我的实粮

2015-05-29 12:54:00 讽刺与幽默报 文/刘诚龙 分享
参与

  最近何炅该叫何窘了。一位叫乔木先生的举报:何炅吃了北外多年空饷。不在单位干活,只在单位拿钱。何炅当明星做主持,日进斗金,对工资这点小钱也不放手?好事他一个人吃尽,麻雀他一个人抓尽,未免过分了。

  不过何炅只是窘一晌,他给自己解套了。空饷事件曝光后,何炅真不愧舆论公关高手,学会了运用“第一时间”出来灭火,他发微博道:“从2007年调整岗位开始,我的工资都是返还学校的,没有再拿过一分钱,也从没有以北外教师名义在外牟取私利。”

  何炅是撇清了自己,余下的,是该北外来撇清了:何炅这笔工资,哪去了?想来,财政是按编制拨工资的,何炅的编制既在北外,想必财政没卡吧,每月“印斋粑”一样,如数给了北外吧?这笔钱,没打入何炅私人卡里,退没退给财政国库里?很多单位是这么吃空饷的:人不在单位,工资也不发他,财政来的工资放在单位里。这钱怎么用呢?这个,得请北外来向外界给个说法了。

  各位为空饷忧,俺为实粮烦;各位为钱途忧,俺却为前途烦。都说人有三急,不晓得如今人最急的是甚急?是为饭碗急。读中学读大学,读硕士读博士,读来读去,快读成烈士了,却还找不到工作。何搞?没单位可进啊。

  这么说,比何炅吃空饷更让人冒火的,是他占空位。单位都是有编制的,编制都是一个萝卜一个空的,这萝卜占了这个空,另萝卜就进不了。而如今需要位置的萝卜有多少呢?每年多少学士多少硕士多少博士毕业?因编制所限,急死多少读书人,急死多少毕业生?

  何炅们吃空饷,拿着纳税人的钱,不给纳税人干活,这是一大不公平;第二大不公平是:年富力强,他把一笼子包子扒到自己胯下,年老色衰,他把一揽子包袱甩给公家头上。何炅们正在盛年,或许并不在乎工资这点小钱,一个猛子扎进市场经济去,但又舍不得与单位切割,一脚踏上体制外,一脚踏上体制内,两样便宜,一样不少。年轻留给自己,年老推与国家——老了,海里游不动了,再回单位养老,是谓给自己留后路。

  你的后路,却挡了别人前程。好路都归你走,让别人无路可走。体制是何炅们的鸡肋,却是学子们的鸡胸,学子们要就业,要吃饭,要靠找一个工作岗位来养家盘口,安身立命。怎么能你不想要,却又不准别人要呢?

  何炅事件出来后,何炅高风格了,既不要空饷了,又辞了编制,还准备掏腰包,设立“何炅奖学金”, 用来“鼓励与奖励那些在外语和中文演讲、主持、辩论方面有才华和突出表现的北外学子”。本来我想问一句,何炅先前何不这么干?这话且咽下,何炅能如此回应社会之疑,OK。何炅好样的。

  这证明:个人道德高格,多要靠社会舆论高压的。那其他何炅们呢?让清理空饷与编制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责编:张慧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