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不能少文化

2015-05-15 17:13:00 讽刺与幽默报 文/齐世明 分享
参与

  文化部4月23日一纸通报,一南一北两起在农村地区查办的“脱衣舞”案件曝光。看来,涉“三农”无小事,一出即震动朝野。笔者注意到,案发处一为江苏沭阳,一为河北邯郸,地理环境较好或可谓富庶之地,青山绿水间缘何“群魔乱舞”?脱衣舞”又怎么总在光天化日之下、农村丧事上公演?

  话及广袤田野,笔者油然想起毛泽东七律《送瘟神》中的颔联: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那是1958年之夏,作者闻江西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后,欣然命笔。一个小小的血吸虫肆虐多载,经新中国几年整治,瘟神覆灭。诗人的笔下不无浪漫的抒写,但广大农人与农村摆脱病魔困厄的心态还是跃然纸上。

  改革开放30年,大多数农人又逐渐送走了贫困这个“瘟神”,现状如何呢?人们看腻了青壮年多进城,农村多“空巢”的报道,听厌了父母多为农民工,男孩女孩皆“留守”的调查,而今又不得不面对青山绿水间“群魔乱舞”的现时!为何一段时间以来,败坏社会风气的“脱衣舞”接踵演出于南北农村?这种低俗与喧嚣的表演本与农村庄重的葬礼风马牛不相及,困惑于“空巢”与“留守”之间的乡亲们咋对这“诲淫之举”情有独钟呢?

  当下,新型城镇化建设如火如荼。前不久,有记者在综合实力百强县中的几个县级市采访,“意外地”发现竟买不到城市畅销报刊,问“苟延残喘”的报刊亭经营者,有的压根儿不知道有这等名报名刊;一些“强县”竟连一座影剧院也没有,图书馆、文化馆、博物馆等或残缺不全,或破败不堪,或名存实亡改做了其它……

  不是饱暖思文娱么?可在这些应该文化繁茂的地方和单位,恰恰让人看到了文化的窘迫与无奈,尤其在新型城镇化浪潮之中,一个个小康村、一座座小康城镇竟唱起了文化“空城计”!要说时下,“文化”多多,已经到了令人目不暇接的地步。什么酒文化、茶文化、扇文化、荷文化自不必说,大至企业、小至钟表也都文化了,甚至种稻……也与文化攀上了“亲”!小孩子在课桌上乱刻胡写便是“课桌文化”,无聊者如厕时胡涂乱画说成是“厕所文化”;那么,演遍东西南北中农村的“脱衣舞”是不是可以算“性文化”了呢?当然不是。   

  正是一个个小康村远离文化,一座座小康城镇唱起了文化“空城计”,而在林林总总的百强县的综合实力指标中,既没有给文化留面子,也未留位置。而庄重的葬礼竟弃用多年的儒家礼仪,靠“情色”来赚取人气,以壮声色,“脱衣舞”表演者甚至声称,表演越“黄”,主家就会越兴旺……这种迷信说法,还能众口相传,主家也往往“宁可信其有”,真让人不能不反思:送走了血吸虫、贫困这些瘟神,广大农人与农村还不得不陷于文化的缺失、面对淫秽与迷信的纠缠么?

  德国文豪歌德有言“宗教是疲乏者的手杖,是枯竭待毙者的甘泉”。将此言中的“宗教”二字易为“文化”,笔者以为可也。当今国人大抵都拜“金(钱)教”,却少信“‘文(化)’教”。精神不振,道德教育忒弱,文化浸润忒少,不能以“文”文人,以“文”化人,所以,城市里戾气扑面,人人看上去都很生硬,粗鲁,农村呢,在红白事上便打了鸡血一样劲儿足,大操大办,甚至将“脱衣舞”这样淫秽与迷信孪生的怪胎以为精神需求……

  看来,在方兴未艾的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如何建设以人为本、以文化为魂的“新城镇”,怎样加大对农村文化建设的投入,增加农村文化娱乐设施和健康的演出、娱乐活动,还真是亟须解决的大课题呢。

责编:张慧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